道法自然

爷爷,你关注的作者怎么还没更新呀。

【千竞】教你如何追男友一百招(二)

爷爷,你去年关注的文手终于更新了。

 (一)


4

苍越孤鸣最近有点自闭,原因不是智商为零也不是千雪孤鸣,而是竞日孤鸣。

他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小爷爷自从看完电影之后,他的银行卡就被刷爆了,连带着又附送了做不完的课业。苍天啊,为什么千雪叔叔做的孽要他来还呢??

对此竞日孤鸣是这么解释的:父债子偿,叔侄同理。

小爷爷,我觉得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??


5

竞日孤鸣太挫败了,他大学任教带出的人才无数,还是善于经商算计的高智选手,怎么碰到千雪孤鸣就这么挫败呢?

瘫在沙发上里划手机的竞日,突然刷到上官鸿信的朋友圈:“我喜欢失败的第一步。”竞日孤鸣觉得这句话说得...

【恨网恨】宿敌之外的相处方式?(一)

*现代

*左右无差

*he

——“他们是宿敌,也是对方最放心的交托。”


“你敢半夜打扰黑……”

“贤弟……你能过来局里一趟吗?”

“嗯?史艳文?”

凌晨一点,南宫恨被一通电话闹醒,看清来电人后还未骂出口,就听到对面响起史艳文温和的嗓音,他才觉得有一丝不对。

“怎么是你?”刚开口,他就觉得自己问了句废话,“算了,让他等黑白郎君收尸。”

南宫恨极为烦躁的穿好外套,坐上其名为幽灵马车的奔驰就是一路狂飚,在午夜空旷的路上,发泄自己没由来的怒气。

他觉得这通电话来得莫名,早在一年前,网中人就主动和他划清了界限。那个时候著名黑社会组织修罗...

【恨网恨】生死

*开放结局,留给大家自己脑补吧(其实是我写不下去了,有点难受。

*左右无差,不带cp滤镜也可。


1.

黑白郎君死了。

那是一个雷雨交加的夜晚,雨敲在地面上,喧闹;落在江湖里,寂静。


2.

“南宫……贤弟。”

白衣老者的声音苍老却温和,静静地伫立在原地,除了“南宫贤弟”四字之外,他再也说不出什么别的话。

这四个字,饱含太多滋味。

老者在黑白郎君墓前斟上酒,摇了摇头,又点了点头,终是无言而归。他一身白衣,行的却是缓慢而萧索。

“小……”

“够了,史艳文,回去吧。”

罗碧搀着史艳文慢慢往回走,实际上他们也是在互相搀扶。

史艳文刚刚想...

【杏默杏】岁月记事(一)

*现代回忆性质

*HE

*无左右差别,其他CP随机掉落


“史老师,您能给我们谈谈您的恩师默苍离吗?”

俏如来接过主持人递去的话筒,眸子里满盈的尽是温柔。他抬手将落下的碎发别至耳后,露出眼角因笑而显现的浅浅皱纹。

“苍离先生啊……”

此时现场适时响起温和的乐音,将俏如来的思绪扯回遥远的几十年前。这时他惊觉自己也老了,而默苍离却静静地停驻在他早已逝去的青春里。

“默教授是我生命里最特殊的一位老师,他不仅帮助我完成了学业,更重要的是,他铸就了我的心灵。”

俏如来的声音沙哑而柔和,好像随着记忆的回溯,他的声音也染上了时光流淌的痕迹。他似乎是想到了什么,轻轻笑出了声。

“我想,教授...

【羽慕】加油(上)

*情人节甜饼

*he但不知道啥时候写完

@爱皇马的少司命 师生梗点文


(一)

慕少艾是霹雳中学的语文老师,同时兼职校医。其实相对于待在语文办公室,他更喜欢一个人窝在医务室里,懒散的啜两口水烟,在一片轻雾弥漫中,透过窗子,看向操场上正跃动的青春。

这是开学的第一天,他避开校方每年一次的高三教师动员大会,悠悠闲闲地倚在软椅上,吸着味道并不重的水烟。

在慕少艾享受片刻安宁时,医务室的门突然被人敲开,门外站着的,是一位垂头丧气的少年。男生的班主任走进来,在轻声细语的跟慕少艾交谈数句后,便推门离开,只留下仍站在门口的那个安安静静的少年。

“呼呼,羽仔,别那么...

【千竞】教你如何追男友一百招(一)

*现代架空

*HE保甜,不甜不要钱

1

金光大学教授,孤鸣家的祖宗智囊,被学生仰慕,被称为谈判桌上一外挂的竞日孤鸣最近有点奇怪。竞日教授一改往日温柔优雅男神风,低气压全开;竞日叔叔回家就倒在沙发上,脸色一白,腿一软,不过三秒就开始咳,眼睛一闭还自带颤音:

“别管小王,咳..咳咳..乖苍狼,我若是抢救不过来..咳..准备好棺ca..i...”

已经一个周的如此循环,让学生沉默,苍狼流泪。

“愚蠢。”

默苍离发来这么一条。

竞日孤鸣瘫在沙发里,面色沉郁地盯着手机,不一会儿手机滴滴震两下,您的好友温皇发来了信息:

“据说恋爱中的人智商为零。”

确定将您的好友加入黑名单吗?

确定...

【千竞】刀锋(全)

刀锋
为了方便新看的道友就一次把上中下全放上来了,如果上篇和中篇看过的朋友直接下翻到(九)就可以

(一)

千雪孤鸣很早就见过那把刀,长刀刀柄上走着暗金流纹,刀身笔挺锐利,他隔着那么一段距离,却还是能感受到那把刀周身笼罩着的冷冽锐气。

他想,这把刀的主人一定是一个驰骋战场的将士。

“千雪王爷!你在这啊,竞王爷找你很久了,快回去吧。”见到千雪孤鸣独自一人伫立在这凄清幽暗之地,护卫有些紧张,声音也开始发抖,随即便匆忙带着千雪孤鸣离开了。在他们仓皇离去的背影里,似乎也添了几分不清不楚的凄凉。

 

“哈。”

烛火如豆,暖色烛光倒映在青年同样温和的眼眸里。他的眼睛像极了琥珀,烛光在他...

【千竞】刀锋(中)

刀锋(上)

(六)

温皇说北竞王没有什么大事,不过是体弱,又正巧伤了风寒,这几日天气阴冷,寒气久居不散,才致了病,脉象不稳也属正常。千雪孤鸣又跟温皇学着配了药,还免费获赠一本医理册。

竞日孤鸣兴味盎然的听着千雪孤鸣给他说的这一切,瓷碗还散着浸满药香的雾气。竞日指尖微红,脸上满盈这温雅笑意。

千雪孤鸣看着他,那双手看似纤细脆弱,他不知道怎么就又想起多年前他曾见过的那把刀,沉冽又凝重,与眼前这个人相去甚远。

“千雪,替我谢谢你的好友,——温皇。”

瓷碗一声脆响,伴着竞日温软的嗓音,千雪孤鸣总是觉得“千雪”二字,总能被竞日唤地百转千回,他恍惚许久,没由来的脱口问道:

“王叔,你会使刀吗...

【千竞】刀锋(上)

刀锋

(一)

千雪孤鸣很早就见过那把刀,长刀刀柄上走着暗金流纹,刀身笔挺锐利,他隔着那么一段距离,却还是能感受到那把刀周身笼罩着的冷冽锐气。

他想,这把刀的主人一定是一个驰骋战场的将士。

“千雪王爷!你在这啊,竞王爷找你很久了,快回去吧。”见到千雪孤鸣独自一人空空伫立在这处凄清幽暗之所,护卫不觉有些紧张,声音也有些发抖,随即便匆忙带着千雪孤鸣离开了。在他们匆忙离去的背影里,似乎也添了几分不清不楚的凄凉。


“哈。”

烛火如豆,暖色烛光倒映在青年同样温和的眼眸中,他的眼睛像极了琥珀,烛光在他的眼里,像是融于琥珀之中,虽然仍在跃动,却如同身陷囹圄。...


【羽慕】江南

盛夏时分,江南的空气散着一层化不开的燥热,不过,江南水畔的杨柳却婀娜多态,在暖暖的日光下恣意飘然。若是此时有清风掠过,就带起湖中一池青碧水草,牵着莹润荷叶乘风轻摆,予人满怀的清怡气味,这便是再好不过。

水面泛起波纹,浮的是一圈圈漾起的涟漪,船舟推着水花,缓缓地荡了过来。舟中人素手执烟管浅啜,浅浅药香便浸入满池素荷中,宛如天成。慕少艾轻拂袖摆,撇去周遭闷湿燥气。他眉目存笑,盈的是满眼的风流隽逸。

“唉呀呀..这真是少年无端爱风流,老来闲赋万事休..若是退休生活也如此美好,老人家就真要卸下一身江湖事,拍拍衣袖罢官去了。”

慕少艾半倾身子,故意扬手浮起一湾湖水,湖水温凉,润着夏日半刻清爽。他微...

© 道法自然 | Powered by LOFTER